抹茶奶盖

删文狂魔

   
  
雷狮:我的。
   
   
   
   
  
雷安七夕祝贺

[周江]During the vacation

>我庄严发誓一切人物属于虫爹
    
>夏期假日的旅行
   
>就想写他们谈恋爱的日常
――――――
    
   
   
01.
     
   
AM   8:20
    
等周泽楷抬头考虑接下来的计划时,才觉得脖子有些酸痛。
      
他还是攥着笔,另一只手不带分寸地大力揉捏脖颈。对面的江波涛小口嘬着奶茶,放松地靠在欧风藤椅上,透过落地窗的带状阳光给江波涛较长的睫眉翳上婆裟,周身都渡上一层薄光。
      
他穿的是周泽楷的衬衣,走休闲风的衣服本来就宽大,松垮地露出一小段白净的肩胛,锁骨的浅窝里盈满了白亮的光,手臂和竹节一样细韧。
       
  
“想好今天去哪了吗?”
      
  
江波涛见他揉着脖子,问到一半就忽然噤声了,赤脚踏在软毛地毯上,轻手轻脚地绕到他后面。
  
    
“脖子疼?休息会算了,杜明他们还没醒,不急。”
   
     
江波涛按摩的力道明显比他自己草草地重揉几下要温和得多,轻车熟路地捏着他的后颈,指腹还不经意地刮蹭过发梢。
        
   
“嗯。”
  
    
他闷声回答。对方的指上还残留着冷饮的凉气和水渍,冰凉地贴上来。
      
空调26℃果然太低了,周泽楷转身握住他的手时不免感叹。江波涛天生体质偏凉,无论几时去握他的手,都有份驱不走的寒意驻在骨子里。
      
可江波涛的指缝间虽没有暖意,但眼里有啊。狭长的光影藏在其下,对着周泽楷笑得尤其好看。
        
去散步吧,他想,携和煦天光向周泽楷提议,反勾住他的手腕,眼神清亮又平静。
        
      
     
02.
      
   
临海的酒店潮气重,海面上蒸发出的氤氲水雾在这片区域蔓延,正是六月时候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炎热与熏蒸,只是沉闷得很。
      
这天气不招人喜欢。周泽楷的背蒙上细汗,他捋起自己一边的刘海,错杂的思绪在另一人身上散开。
         
江波涛坐在人造池旁较低的一隅,半条小腿浸在水里,偶尔孩子气地晃荡两下。水养的南方人筋骨清秀,裸露在外的皮肤像是完全打发开的奶油,软糯滑腻,圆润的耳垂和指尖倒是染着点粉红,符合周泽楷印象中小时尝过的白团子,此时发梢沾了水,服服帖帖地黏在额前,连带着眼睫也晕上湿气。
        
周泽楷从口袋里翻出一块白巧克力。那本来是他们刚入住时,前台一女生硬塞给他的,奈何他对甜品一类实在无感,不适应那股蛋白霜和香草精交杂出的腻味。
       
白巧在他口袋的高温中融化,他在它不成形前剥开包装纸,自然地喂给江波涛。
       
他偏垂过头来,只客气地咬下一部分,顺从的样子让周泽楷有些发躁。江波涛仅看了他几秒,就连一个上挑的目光都足以让他愣神。
         
周泽楷吃下另一半白巧,巧克力比他想象的更腻人,粘在舌齿间,弥漫开一股浓甜味。江波涛饶是一副餍足的模样,起身踏过晒得温热的鹅卵石,无顾虑地朝他走过来。
        
忽来的风刮起他过大的衬衫,这人本就精瘦,此刻更像是架着帆的船杆,背着的天与海是脆弱易碎的宝蓝色。
       
真热啊,周泽楷觉得湿热的天气是最难受的了,风削在脸上都是滚烫的,将树荫吹向相反的方向,斜打下来的炙热白光照得脸一片热辣,眼前的东西开始大片大片地曝光,人恍若被抛进沸腾的水里,呼吸都成问题,江波涛落下的零零碎碎的吻却是微凉的。
         
光怪陆离的背景被稀释得模糊,小颗粒的冰晶洒在脸上,他后知后觉地想起那是江波涛落下的吻,热得一塌糊涂的大脑向身体下达命令,顺势扣住他的手腕,专注于在唇上啮咬。
         
这时江波涛倒是闭上了周泽楷爱惨了的那双桃花眼,乖巧的模样揉碎了阖进他心里。
        
那么热的天里啊,似乎就唯他还是一片安详。
      
      
    
03.
  
   
他们留宿的房间是挨着的,在天台上隔着一米多的距离相望。
        
江波涛这会换上了浅灰色的睡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没扣牢,领口便不受控地随风刮开。周泽楷见他也出来后,就放弃了继续注视寥寥数星和残月,希望今夜的温度别太低,免得他着凉。
       
“小周?”
      
江波涛大概也意识到入夜后没什么可盼的了,凑到天台边来小声叫了下周泽楷。
       
“怎么了?”
       
晚风捎来沿岸海盐的咸湿味,混杂着周泽楷常能在江波涛的发间,枕上嗅到的清甜。江波涛嗜甜,潜移默化下人也掺了份奶茶香,甚至胜过他不喜的那些甜品。每次他们亲昵地摩蹭在一起时,周泽楷都贪恋于这份撩人的气息,清新且不浓郁,像是被雪擦拭过一遍般的干净。
        
对面的人忽然笑了,嘴角从容地上扬,眼弯成月牙,盈在里面的不知是室内昏黄的灯光,还是贫瘠的星辰,把周泽楷心里稳稳当当的一碗水烧的沸腾。
        
     
“晚安。”
           
      
他听见他说晚安,这两个字太轻了,似是接近断裂的蛛丝,虚虚地飘来,在墨黑的夜里几乎看不到那张银色的细网,轻得几乎微不可闻。
    
但周泽楷捕捉到了。
      
  
三楼的高度啊,听不见缠绵悱恻的蝉鸣,倦鸟扑林的声音却依旧清晰。周泽楷耳根发烫地侧卧在床上,一心念着却的是隔壁睡得安稳的人。
        
那句晚安没有起到该起的作用,却足够撑起他在往后无数个夜里的好梦了。
   
     
  
04.
     
    
周泽楷不大清楚战队在国内那边是有什么事非得让江波涛在假期间脱离队伍。
   
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吵得人心烦,周泽楷冷面拎着唯一一个旅行箱,脚下来回磨砺光滑的瓷砖。江波涛办完各个手续匆匆回来时脸烧得酡红,气都没喘匀也还是先担心周泽楷不习惯机场里的闹人,想接过行李让他直接回去,却被他半路腰斩。
     
江波涛被拦住的手一僵,随即皱起的眉在周泽楷眼里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离安检还有五分钟,他掐着点算。
     
那就说明他们至少还能再相拥吻四分五十秒。
   
    
   
在被周泽楷晕乎乎地揽在怀里时,江波涛没由来地想,他们是在谈恋爱啊。
      
他递过来的在手心攥得黏腻的巧克力,无人时落下的细碎而美好的吻,套着另一个人过大的衬衣,喝着同一杯奶茶,为他的一句晚安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彼此在一起时的争分夺秒。
      
他们在谈恋爱啊。
      
这些小事纷纷堆砌成一座高塔,建在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上。
      
那周泽楷呢?他想。
         
周泽楷啊,他就坐在塔尖上吧。
     
    
   
END.
   
   
   

有轻微cp洁癖,点开看
  
\小英雄/站轰出胜大三角,不吃轰受向或咔受向
  
\全职/叶蓝,周江,林方,韩张,昊翔,双鬼,双花,喻黄,王方,高乔
      
\凹凸/瑞金and雷安,不接受拆逆
   
\灵契/熙华only
   
偶尔吃虫铁,莱修
   
不接受安利,不接受任何拆逆【划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