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岩

八月十七长白山,流年如咒。

【全职男你】他的特殊待遇

   
>阅读即可掉落:周泽楷,喻文州,包荣兴,乔一帆,黄少天
  
>校园pa,ooc是我的你们不许动
   
――――――
     
    
   
   
【周泽楷】

他偶尔会带你去家里玩

后来这成为了常态

你觉得不擅交流的他却很热情

认为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直到有次他生病了早退

老师问有没有同学知道他家住哪帮他把作业带回去

全班七十多个人

只有你举手了

――《后来你被班上的一群花痴追问》《事情败露后他依然如此》
   
     
    
    
【喻文州】

你们班长的温柔是全校公认的

他年少的菱角似乎过早地被磨砺去了

却也有失控的时候

当你收到那封情书时

他是第一个跑来询问的

一点也沉不住气

你拆开情书时偷偷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忍不住偷笑

――《也真是叫你大吃一惊》《毕竟年少》
  
   
    
   
【包荣兴】

自他辍学后你第一次遇到他

那是在一家网吧的门口

正在和闹事的人纠缠

这么大的动静难免吸引到你

他终于重新坐下来时突然对上了你的视线

迅速穿过马路朝你奔过来

当着其他看热闹的同学的面

直接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笑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以后你经常去网吧里找他》《他的同事说他见到你是最开心的》
   
   
   
    
【乔一帆】

体育课上面对同学们对你们二人间关系的询问

还略带稚气的少年根本禁不起调笑

闹了个大红脸后匆匆跑回教室

你表面上装作不在意

事后随便找了个借口连忙去找他

在只剩下两人的教室里

他带着怯意小心翼翼地开口到

――《刚才不敢说出的话》《现在可以了吧》《只对你有的特殊心意》
   
  
   
   
【黄少天】

陪他走了一路的你不得不承认

看上去乖巧的他真是出人意料的话多

可只有他自己明白

每次放学后故意缠上你是为什么

他觉得那段时间里做的所有事情

似乎都在隐瞒着这份感情的特殊

假装你是心里最普通的那一个

――《即使话再多也有难以言喻的事情》
  
   
   
――――――

期中考试一塌糊涂却依然有着迷之自信坐着码文

【全职男你】他和后座


>有些细节出自我和我后座。
 
>阅读即可掉落:喻文州,周泽楷,包荣兴,乔一帆

――――――
   
   
  
【喻文州】

分班后老师让每个人带来可立在桌面上的名字牌

结果因开课前天你没休息好

得到了睡神的格外眷顾

脑袋左摇右晃了一会儿后直直向后倒去

恍惚间磕坏了喻文州的名字牌

看着你犯迷糊的他脸上的一脸宠溺突然就僵硬了

反应过来后的第一时间

还是哭笑不得的先去关心你

――《至少你清醒了》《可能这才是骨骼惊奇吧》
   
   
   
【周泽楷】

他是班上为数不多的好学生之一

成绩和容貌都甩了班上的人几条街

你一度因他为什么不在好班里而感到疑惑

却从没深究过成绩这么好的他

在这个以分数排座位的班里

只坐在你的身后

――《偏偏你还是倒数第二》《私底下他也思考过为什么你的成绩上不来》《他坐在最后一排看不清》《呆毛式委屈·jpg》
 
   
   
【包荣兴】

你眼睁睁看着他在上课铃响起的那一瞬

抓起校服就往楼下冲去

义无反顾地跟上他后

你在小卖部的厕所后面发现了他

校服瘫在地上兜满了鸡爪

他啃的也正带劲

最后你放弃了拽他回去上课

和他一起席地坐下啃起了鸡爪

――《……口味真重》《食堂的饭难以下咽不能成为你逃课的理由》《道理你都懂但女厕所就太过分了》
   
  
   
【乔一帆】

体育课上一向目光放空的你有了注视的目标

小小地诧异着一向腼腆的他居然会报名足球赛

毕竟都是年少的男孩子

投入在竞争里后皆是一派热血的模样

只有乔一帆还是束手束脚的

在中场休息时他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

不擅长运动的他气喘吁吁地对上你的目光

猛然转过头去

――《会努力的》《为了你》
   
   
――――――

没错上课犯困然后砸坏后座名字牌的是我【咸鱼瘫】

当时简直尴尬的不行,还好后座人好

反倒是我亲同桌笑出猪叫

第一次指绘,感觉手废了……

深夜摸安哥……沉迷安迷修无法自拔【痴汉脸】

一只布殿【星星眼】

啊想在2019年之前修炼成手绘上的大触,初二之前收购板子,到时候应该会有进步的吧……

【莱修】破窗效应

科普:破窗效应,是关于环境对人们心理造成暗示性或诱导性影响的一种认识。

――――

宇宙中的星球实在是太繁多了。

但对于布莱克这种常年奔走在各个星球,不论大小的精灵来说,或许他早就走遍所有的星球了,只是他仍叫不出那个荒凉的星球的名字。

应该是从来没有用心记过的原因。

说这个地方荒凉真是没有错,极小极小的星球上没有哪怕一株植物,自然也没有水源和精灵。

布莱克兀自挑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盘坐下来。他能从这里眺望到那些昌盛的城区,热闹得令他心悸。

他是光明圣坛和格雷斯星的守护者,同时也身负着魔灵一族的血脉,一项项身份重重叠加起来,便注定他没有机会去融入普通的生活,却始终还是向往的。

而那些享受着这一切的人们,可以说是羡慕的了。

布莱克静坐在原地,感受着白天似乎要来了,温度一点点上升,他转身跃起。

他得去下一个地方了,虽然他早就忘了自己理应去到哪里,但却清楚地记得自己不能停下。

尽管没人需要他就是了。

――――

“布莱克,要喝点这吗?”

卡修斯露出澄澈的微笑,步履蹒跚地走到树冠最顶上的布莱克身边,因为是在最高处,银白色的星系顺着倒印在卡修斯湖泊般的瞳孔里,宛若另外一个更为纯净的银河。

“这是什么。”

布莱克狐疑地接过来卡修斯手上的东西,玻璃杯里浅金色的液体随着布莱克的动作左右摇晃着。他凑近闻了闻,一股甜腻的味道扑过来,同时混杂着缕缕齁鼻的酒味。

“果汁儿啊…我跟你说……这可好喝啦……”

说出口的话伴着浓浓的鼻音,卡修斯像是终于没力气闹腾了,随意坐下来,脖子一歪,头靠在了布莱克身上。

已经醉了吗。

布莱克对靠在肩上的小家伙总是没法子,无奈地调整好坐姿后便任凭他赖在自己身上,不经意又望见了苍穹之上的千万星系。

回忆点到为止。

布莱克不觉得自己是个喜欢沉浸在过去的人,只是诸事带给他的感触始终是不能轻易平复的。

他坐在以前眺望过的昌盛地带,漠视着一切触手可及的喧闹。

得到救赎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去救赎他的也只有一人而已。

唯独这一点是不能轻易忽视的啊。布莱克望着自己肩上因醉酒而神情恍惚的少年,伸手拦住卡修斯另一边的肩膀,趁着没人察觉,饱含着私心地朝白湛的皮肤上亲去。

――――

“唉,这次真是可惜了。”

与此同时,盖亚也在地面上抱着酒桶豪饮,滑稽的姿势让雷伊不由得感到好笑。

“这次没把握好机会灌昏卡修斯,以后布莱克肯定不会再让他喝酒了。”

看着无不遗憾的盖亚,雷伊若有所思地抬头望向树冠顶,敏锐的侦查能力让他一下就认出了那两个人是谁。

“没机会吗……这倒不一定。”

切开黑的雷神眯起本就狭长的眼睛,一副精明的奸商模样,盖亚则翘首以盼着后续。

“也许,在喜宴上可以?”

盖亚一懵,然后马上露出苦恼和得意交错的表情。

“只是要随份子钱,而且布莱克肯定会护着卡修斯,你还别说,这事儿让我先琢磨一阵子。”

“那你还得快点了,毕竟布莱克可不一定给你这个面子。”

“这事不还没谱吗?”

“谁知道呢。”

END·

无关紧要的求助

那个……因为以后可能要常驻莱修区了,所以想问一下怎么把链接改成本文的名字,就是把链接改成比如这种《莱修·浇水》模式的,改成汉字这种怎么改?以后开连载或者是做合集的时候会比较方便

【莱修】浇水

假装布莱克旁边的两个球其实是装饰品吧

谁说莱修是冷cp啦?大家不要放弃!潜水的也好写手也好画家也好都不要放弃希望,一起抗住这面大旗!总有一天会火起来的!

那么,以下便是正文。

――――

暗灰色的球状物忠诚地跟随在主人的两侧,偶尔闪过一丝疑似雾气的深紫色,无论布莱克走到哪里,它们都像是诅咒一般如影随形。在本就孤僻的布莱克身边,显得更加的诡异。

而卡修斯不止一次地好奇那两个球究竟有什么用。

――――

雷伊觉得卡修斯对于这位新人太过热情了。虽然从一开始那个布莱克加入进来的时候,他俩的关系就比较好,至少比布莱克和其他人的好,但也不至于热情成这样,以至于推掉每天一次的练习偷偷地结伴溜出去玩,巡逻和视察点都在同一个位置,或者是碰见他们时两个人老是黏在一起,又比如说现在,卡修斯不依不饶地缠着他问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布莱克旁边的两个球是干嘛用的。

关键是该死的布莱克居然就任由他兴风作浪。

“嘿,我说卡修斯,与其在这里缠着我问我根本不知道答案的问题,为什么你不去向布莱克本人询问呢?”

未来的腹黑雷神巧妙地把麻烦推给了另外一个当事人。

“好像是这么回事……”卡修斯犹豫了一会,浅白色的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抖了抖耳朵后当机立断地冲向云霄星,最近他经常可以在那儿碰见布莱克。

――――

“布莱克!”大大咧咧的家伙猛地拍上别人的肩膀,苍穹似的眼眸随即立刻锁死布莱克旁边的球。

“它们挺漂亮的,我是说,它们是什么?如果可以我也想要一个,真拉风。”青蓝色的指尖小心翼翼地碰了下圆球,卡修斯顿时玩的不亦乐乎,尾巴上的月亮形黄色弯勾像是真的要翘上天了,明摆着是非常欢喜的。

“可以玩就是了。”布莱克丝毫不在意卡修斯的无礼,他早就习惯了,当然也不得不承认在意外遇见卡修斯后,对方孩子气的模样也的确让自己心情大好,还以为他只有在面对吃的东西时才会这么开心。

“幼稚。”到最后还是看不下去了,卡修斯甚至已经开始和那两个球对话,布莱克机械式的嗤笑一声后玩笑般加上一句讽刺。

“它们不是精灵。”

“不是精灵?”卡修斯看了一眼手里的球,表示不能理解。

不是精灵手感还这么好?这么软软的像草系生物一样?简直比花絮还绵好吗,难道这是某种不知名的植物吗?

布莱克这家伙一定是每天晚上都枕着球睡的,不然就是暴殄天物。卡修斯愤愤地想着,难得没有把布莱克嘲讽他的话怼回去。

――――

“你在干嘛?”

被点名的卡修斯手下一抖,剩下的小半盆水全都泼在了布莱克的头上。

“啊…对不起。”卡修斯一副完全不知悔改的态度,随口一句道歉后立刻溜之大吉。

当然,晚是肯定晚了。布莱克看着手里一只这时候才满脸委屈的卡修斯,总觉得自己是收了一只精灵回来,而且是讲不清楚就耍脾气的那种。

“那个,布莱克,大家都是兄弟,有话好商量,你先放开我的耳朵行吗?”

“先告诉我你刚才在干嘛。”

“啊?这个……”卡修斯碍于弱点被别人抓住,又都是自己人不好打架斗殴,极少吃瘪的他只能悠悠开口。

“你看你都不给你的植物浇水,我这不帮帮你吗,谁知道被你一吓手抖全泼了。”见布莱克终于撒开了手,卡修斯撂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跑。

这次布莱克倒是没有去追,而是转身径直去了雷伊那里。

――――

后来布莱克才知道卡修斯向雷伊问出来了一种名叫藻球的植物,在比较完球和藻球的手感后,卡修斯自动把两者归为一类,这才来给自己浇水的。

――――

自此之后,精灵们不用多费劲就能看见卡修斯天天端着一盆水定时漂浮在布莱克的上面,并美名其曰为浇水。

但在其他不明觉历的机眼里,卡修斯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缠着布莱克而找借口罢了。

――――

在这种情况持续半个月后,大家统称卡修斯为“第三个球”或是“自动降雨云”

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比如冷战或是布莱克单方面惹卡修斯生气时,精灵们就会发现卡修斯手里的水变成了开水

冒热气的那种

为了精生安全这种情况下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免得殃及池鱼

后来远离他们两个人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关爱单身精和机

END·

话说我还有一个脑洞,你们看要不要写出来

【瓶邪短篇】张起陵

*标题没有错字

*小学文笔,严重ooc

――――

小花近来可能是接了几笔大单子,前天见面的时候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地主气,颇有金项链大佬的风味。其中最明显的钱多了没处使的表现无非是给我准备了一次西安七日游,美名其曰让我多活动活动筋骨,别老是窝在个偏远山村里发霉。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面上是在嘲讽,我却觉得小花可能始终还是羡慕我的,毕竟他还没有和我一样可以毫无牵挂,潇洒地退出江湖,安稳度日的资格,想到这一点,我突然就不忍心拒绝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风风火火地提着行李背着包,带着小花给我的一张动车票启程了。是的,只有一张车票,期间我给闷油瓶两人费了多大功夫才说服他们让这两家伙不要跟着我一起来,自然是可想而知了,反正轻松不到哪去。

相比之下,小花让我一个人去西安旅游的借口就简单多了,也猥/琐多了:他说要是闷油瓶跟着我去了,那他还不如直接帮我们开间房,定个蜜月套餐什么的。那假如换成我只带胖子不带闷油瓶的话,他觉得闷油瓶绝对不会乖乖一个人带在雨村里。本来我是有足够的钱同时带上他俩的,结果让小花这么一说,把我弄得也怪不好意思的,只好一个人赴身前来。

在西安逛了几天后,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同的,虽然有几个古代宫殿重建的是挺好的,但在连续观看了数个大同小异的地方特色后,给我视觉上带来的感受是越来越麻木了。当然,我大概是身为土夫子的缘故,在去别的地方游玩之前,我还是先去了当地的几座陵墓。

“喂,小哥。”我一边往嘴里吸着躁子面,一边应对着闷油瓶用胖子的手机打来的电话。自从我离开雨村后,基本上是每天他都会打来电话探班,哪怕我第一天刚上车也不例外,搞到好像以前丢下我不管不顾的人不是他似的。

“嗯,在吃饭。”

“对啊,在西安吃不惯别的,只能点碗面条啥的来充饥。”

“多吃点,好好玩。”

我不禁有点想笑,明明每天打电话来慰问的是他,回答那么正经官方的也是他,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在担心我。

“对了小哥,我去西安看了几座陵,要不你过来踩踩点儿?”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说,然后把一个一个陵的名字如数家珍地报出来。

电话那边一阵短暂的沉默,我好奇地拉开耳朵和手机的距离,看看对方有没有结束通话。

张起灵…张起陵……卧艹!

本来闷油瓶他是用胖子的手机打给我的,手机上的备注理应是“月半同志”。但为了防止我错把闷油瓶当做胖子一顿粗口爆过去诸如此类的尴尬局面,最后我还是认命地把通讯备注里的“月半同志”老实换成了“张起灵”,而在我最近满脑子都是逛过的陵的的情况下,很自然地把通话显示上的“灵”看成了“陵”。

“小哥?你还在吧?”

“嗯,怎么了?”

“我是真的看上了一个陵,要不你想办法从里面顺件东西出来?”

“……”我在猜测他的沉默是在思考我这个提议的成功几率,还是因为我莫名其妙的玩笑而不想接话。

“哪座。”他最终还是接茬了,我偷笑的表情在躁子面油辣的面汤里看的清清楚楚。

“张起陵啊。”

“……吴邪。”

“啊?”

“转身来拿。”

END

没错我又华丽丽地烂尾了XD

啊最后的结局差不多就是小哥过来西安找吴邪了而且就在他身后叫他想要什么自己转身过来拿

如果感到失望的话请回到开头看那行我注明了短小,小学文笔,严重ooc的字

反正我就是想在817之前表达一下我对他们的热爱我就是文笔渣你咬我啊!!!【暴风雨般的哭泣】

【男神X你】周泽楷

#我爱他们每一个人

#抱歉,我没有看完全职,但我知道那不止是简单的信仰

#短篇,幼儿园文笔,ooc系列

――――

你还会爱我多久?

难得的假期,周泽楷在短暂的一天里牺牲一个下午陪你窝在沙发上,看他平时最不喜欢的肥皂剧。你假装无心地向他问出这个问题,其实暗暗地期待着沉默寡言的他能给你一句感人的回应。

认识周泽楷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些年他似乎成长了不少,但在容貌上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成熟的感觉令你更加依赖他。所以在听到这个问题的那一刹,周泽楷再不会像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那么手足无措了,现在的他略害羞地撇过头来对准你,眼神飘忽了一阵后又焦灼在你脸上,认真的模样叫你脸上隐隐地发热。

“嗯……”那个人慵懒的尾音压在你心尖上,本来期待他能破天荒地开口对你表白,结果周泽楷单单掏出了卡在沙发缝里的手机,哒哒地打起字来,打比赛的手速在一分钟之内完成了工作,他举起手机递给了有些失望的你。

手机屏幕的左上角闪烁着百度的图标,你好奇地看了一眼他搜索的是什么,发现搜索栏上明晃晃的一行字。

“告白语录大全”

你愣了几秒,随后不由自主地感觉想笑,暖心的同时也升腾起一丝失落,期待他能亲口告白的欲望愈演愈烈。

“……总结,有生之年,爱你。”

因为身高的差距,你只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周泽楷指着语录其中的一条,用温文尔雅的声音轻柔念出,眉目间盈满了你说不清的风情,你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大咧咧地往他怀里一赖,左蹭右晃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后扯住周泽楷的手臂,兴味盎然地看他指的是那一句话,他本人则安静的把另一只手搭在你的腰上,扶稳躺好。

『两人间缘分从我们相遇开始,蜿蜒到生命的终点,结束之前,我愿倾其一生。』

你终于看清楚了周泽楷总结的是哪一句话。

啊啊啊啊啊啊……人设已崩,本来想画个声波拟人,装甲骑士的那种,可是谁能告诉我我最后到底画出来了个啥??!【惊恐】